“失败者教育”?代表委员:国家怎样做,你才愿孩子选职教?

2022-03-08 19:38:49未来网

  中国少年报·未来网北京3月8日电(记者 李盈盈)“明明是大有可为的职业教育,为什么‘想说爱你不容易’呢?”3月7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第二场“委员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华职教社常务副主任胡卫自问自答地说,“原因在于职业教育被长期污名化,被认为是失败者的教育。”

  “作为家长,你接受自己的孩子读职业教育吗?”也有受访者为难地问记者,“你觉得国家怎样做,大家才愿意让孩子选择职业教育?”

  就在这个问题尚无解时,2022年3月8日上午,有两位来自职业技能领域的人大代表出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二场“代表通道”上。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二场“代表通道”上,全国人大代表王尚典(左)和全国人大代表王晓菲(右)接受采访。 图片来源人民网

  其中一位是来自一线的石油工人代表、中国石油锦西石化分公司车工、高级技师王尚典,身为“断指铁人”,他通过技能创新,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成为“全国技术能手”。

  另一位是从纺织行业走出来的妹子——山东省德州恒丰集团高级技师王晓菲。她从纺织女工做起,一步步变成全国棉纺织行业细纱工技能竞赛冠军,获得“全国劳模”等荣誉称号,成立“王晓菲技能大师工作室”,受邀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观礼......

  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让人看到,无论是石油工人还是纺织女工,技能人才也有春天。

  职教为“失败者教育”?

  整体上,社会对职业教育存有偏见,认为读职业教育低人一等,技术技能人才地位不高,只有学习不努力、成绩糟糕的学生才会选职业教育。

  甚至,有人认为,“职业教育是失败者的教育”。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志勇向中国少年报·未来网记者表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的调查发现,30.2%的家长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上职业学校。尤其是随着“普职分流政策”的推进,家长们最担心自己的孩子考不上普通高中,被分流到职业高中。由此导致的高考竞争压力下移到初中甚至小学,成为增加学生负担、引起家长教育焦虑的重要原因。

  目前,大家的观念仍未转变,误以为从事职业教育就是干体力活,辛苦且待遇低,社会地位不高。

“全国铁路劳动模范”户卫钦在向工友们传授火车轮探伤经验。

  某市教育部门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其实,比如学厨师专业的学生毕业后进入大酒店,其薪酬待遇远远超过一般的博士毕业生、甚至大学教授的收入水平。高级技工、高级工程师更是稀缺型人才,其待遇更不用说。”

  不过,由于难以被认可,初中毕业生进职业学校成为“普职分流”下的无奈选择。

  政府工作报告这样解答

  中国少年报·未来网记者注意到,202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明确指出,“改善职业教育办学条件,完善产教融合办学体制。”

  202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关于职业教育的表述为,“增强职业教育适应性,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深入实施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

  从“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到“改善职业教育办学条件,完善产教融合办学体制”,向社会释放了什么信号?

  全国人大代表、宇华教育集团董事长李光宇接受中国少年报·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说:“不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地方政府,都在高频次提倡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这背后是我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对大量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

  为了适应经济发展转型的需求,解决职业技能型人才短板,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2021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同年4月还召开了全国职业教育大会。

  今年的《报告》还指出, “使用1000亿元失业保险基金支持稳岗和培训,加快培养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急需人才。”全国人大代表、云南工商学院执行院长李孝轩向中国少年报·未来网记者表示,由此可见,产教融合不再仅仅停留在“办学模式”,而是上升到了“办学体制”。

  固守偏见or寻求机遇?

  然而,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是,一方面,每年近千万大学毕业生,就业压力巨大;另一方面,企业招工难,相关领域的实用技能型人才缺口巨大。

  随着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应用速度不断加快,我国整体产业结构陆续向数字化转型。未来几年,新技术人才将面临近千万级别的缺口。

  然而,在民众固守偏见、不愿意主动拥抱职业教育的时候,企业已敏锐地嗅到了商机。

  中国少年报·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双减”政策落地之后,不仅新东方、好未来、高途、学大教育等是上市教培巨头均向职业教育转型,不少资本也跨界布局或加码职业教育。

图为在职教育学生进行模具与主要零件加工。图源山东省教育厅官网

  前不久,博骏教育投资两家职业教育机构;中公教育也宣布成立职教事业部,与全国多所高校共建人工智能产业学院、数字经济学院等。

  此外,华为、360、京东等龙头企业与职业院校共建产业学院。

  职教办学条件“缺”在哪?

  正如《报告》所示,目前,我们的职业教育发展存在一些瓶颈。

  与2021年相比,《报告》对职业教育的描述突出了“改善办学条件”。目前,职业教育办学条件存在哪些问题?

  李孝轩向中国少年报·未来网记者表示,相对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的成本更高,投入周期更长。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测算,职业教育办学成本是普通教育的3倍左右。

  然而,多位受访者均反映,经费保障不足制约职教发展。

  “在经费保障方面,当前,总体经费和生均投入均显不足,已成为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突出短板。”李孝轩引用了教育部事业发展和经费统计(2021年快报)数据,以高等职业教育为例,2020年,高等职业教育的生均投入水平还不到普通本科教育的45%。

  据李光宇介绍,近些年,职业教育发展迅速,尤其是2019年“高职扩招”政策开始实施后,高职院校招生人数迅速增加,但是,软硬件办学条件尚未及时提升,教育教学设施落后、实习实训滞后于生产实践、教师专业教学中理论多实践少、学生动手操作能力不强等问题比较常见。

  对于师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也向记者表示,通过职业技能大赛可以发现,国外的教练多是企业里的高技术人才,而我们职业学校里绝大多数老师的理论可以,技能欠缺。

  “其实,职业教育办学条件好坏,不在于校舍是否高大上,车床设备是否昂贵,而在于产学研的深度是否有效拓展,校企合作的力度是否到位。”李光宇补充道。

女工在织土家锦。 未来网记者李盈盈摄

  提升行业吸引力才是王道

  那么,如何完善职业教育办学条件,提升职业教育吸引力?

  在经费方面,作为职业教育的践行者,李孝轩建议,一方面,财政部门按照高质量发展职业教育的需要,科学测算各级职业教育的办学成本及与现有投入水平间的差距,为财政性经费投入政策、学费政策等提供依据。另一方面,鼓励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健全职业教育经费多元投入机制,形成全社会共同支持职业教育发展的合力。

  在职教培养晋升体系方面,胡卫建议建立“职业教育高考制度”。

  倪闽景认为,建立“新八级工制”,将工人的技术等级和工资挂钩,给予职业技能人才晋升通道和高水平的待遇,提高吸引力。

  李光宇一直重视产教融合,他建议相关部门加强制度建设,建立校企合作长效机制,让双方都能受益。同时,提高职业人才培养率,高职院校要在产学研上有所突破,推广“校中厂”“厂中校”等联合办学模式,推广“订单化”“定制化”“场景化”培养,推进教育链和产业链深度融合,让学生一毕业就能成为技术技能“熟练工”。

  就像“代表通道”上的两会代表一样,用技术实现职业成就感。

编辑:李奕磊

版权所有:未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