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一对一”疑似跑路引发行业大讨论 一对一赛道面临洗牌?

2018-10-11 18:25:20未来网

  未来网北京10月11日电(记者 谢深森)一家1对1线上教育机构疑似跑路,当事公司CEO至今沉默未发声,家长要求退费无门,员工追讨薪资未果。这家1对1教育机构缘何掉线原因尚未明朗,但已在业内掀起不小风波。

  对于1对1赛道上的其他竞品机构,对于狂涌而至、马不停蹄的资本,对于热捧“1对1个性化教育服务”的市场,这家1对1教育机构的掉线会是一个警告吗?

  线上1对1教育培训。视觉中国资料图

  掉线的“1对1”培训机构:跑得也快 倒得也突然

  “我当时交的是120个课时15300元,实际上才上了7个课时,要求他们退余额是在7月中旬的时候提出的,(学霸1对1)一直推脱,最后联系不上人了......”

  张女士的经历并非个案,未来网记者联系到多位学霸1对1家长求证,家长们的反馈多为“没退钱、找不到人了”“没有一分钱退下来”......

  10月9日,在线教育机构学霸1对1被爆陷入财务危机。多名学生家长表示欠费不退、联系不上人,也有员工表示自己已经被拖欠工资数月。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10月8日,学霸1对1公司所处大楼物业已在其门口张贴公告,“因经营不善,即日起已停止经营活动。”

  未来网记者通过学霸1对1官网公布的联系方式,多次致电求证,均无人接听。听到的仅是机器客服关于课程介绍,选择人工服务后,收到的回复均为“对不起,您要的电话忙,请稍后再拨。”随即自动挂断。

  而其官网上的“在线咨询”窗口,多次点开,也一直显示是“客服不在线”的状态。

  学霸1对1的微博消息更新停留在9月19日,在这条消息下16条留言,多数自称学霸1对1员工和学生家长,催发工资以及催退余额。微博用户@易b-aby留言称“我是公司的员工,公司已经倒闭,CEO要跑。”

  最新一条留言是在10月10日,微博用户@Victor_FDUer留言:“欠债还钱!!!”

  截图自@学霸1对1微博。

  在微博认证为“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曲斐煊”的微博账户下,同样有催发工资和要求退费的留言。

  截图自@曲斐煊微博。

  有自媒体报道“学霸1对1CEO曲斐煊声称与乂学教育谈好收购事宜”,对此,未来网记者求证于乂学教育创始人兼CEO栗浩洋,栗浩洋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明确回复:“我们没有任何跟学霸1对1的股权关系、收购关系甚至是合作关系,在这方面没有任何关系。”

  栗浩洋还补充道,第一,乂学教育与学霸来了(学霸1对1原名)没有任何收购或者股权上的关系。也没有任何合作。

  第二,乂学教育对学生和家长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这个援助首先全部免费提供,其次接受援助完全不影响家长对原来预交学费的追讨权利。“我们可以按照学生在学霸1对1机构剩余未完成的课时,免费提供同等课时的松鼠AI培训课程。对于员工,乂学教育同样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是必须在乂学教育工作一年以上才可以获得一个月工资的补偿费用。”

  第三,栗浩洋表示,乂学教育不希望行业里出现这样的现象。首先家长学生和员工都是无辜的;其次希望家长在选择教育品牌的时候一定要千万慎重。

  学霸1对1隶属于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曲斐煊,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9日。

  从成立到家长和员工“追薪催退余额”,学霸1对1走了3年。在这3年间,学霸1对1也有过短暂的辉煌时刻,2016年3月和2017年7月,学霸1对1分别获得了天使轮和A轮融资。

  然而现在打开学霸1对1的官网,首先弹出的页面是“公司服务器磁盘欠费,预计2018年10月8日晚上24小时停止服务”的通知。

  

截图自学霸1对1官网。

  1对1营收难几乎是业内公认看法。

  学霸1对1在2016和2017获得的两笔融资似乎并未缓解其经营状况,有消息透露,学霸1对1在A轮融资后,仍希望寻求A+轮融资,计划拓展小学市场、研发小班课程等。

  但这个步子比起同样跑在1对1赛道的企业来说也许走的晚了。掌门1对1在2016年初,已经开始试水大班课和1对3的小班课,后来推出的掌门少儿品牌,同样采用了在线1对1或者3-6小班课堂的形式。VIPKID也已经推出了1对4小班课服务、面向5-12岁儿童的SayABC品牌;以及VIP峰校,为9-15岁的青少年提供大班课教学服务。

  收费高、预收多 怎么还说1对1不“经济”?

  一位正在线上1对1教育企业任职的售课人员曾坦然告知未来网记者,相比在线1对1,肯定是大班课的师资力量更为优秀。为何?因为1对1课时300元的收费对于家长来说可能昂贵,但对于售课老师来讲其实是不划算的。真正有实力和名气的老师更愿意待在大班课,即使每个孩子每小时只收50元,给10个孩子讲课,一小时也能收入500元。

  老师觉得课时费少了,家长觉得收费高,这或许是1对1模式的不“经济”所在。

  但还不仅于此,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京师沃学CEO赵映明进一步阐述了1对1模式、尤其是线上1对1模式不“经济”的缘由。他认为这与区域经济的发展关系很大。

  小小一堂1对1课程,怎么还牵扯区域经济了?赵映明解释,每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程度不一,以每小时300元的1对1课程收费为例,也许消费水平比较高的一线城市家长能够接受,但是消费水平相对比较低的三四线城市家长就会觉得昂贵。

  线下1对1培训机构是同一地方的老师匹配同一地方的家长,但是在线上,却可能是一线城市老师匹配三四线城市的家长。“也可以说线下1对1模式的风险没有线上高。”赵映明表示,对于线上培训机构来说,优势本来就在于把相对发达地区的优势教育资源、优质师资力量带给相对偏僻、不发达的地区,在这个过程中,1对1模式很容易出现一线城市的老师收费与三四线家长消费不匹配的问题。

  但是,本就以“个性化”“名师名校”打出招牌的1对1又很难放弃以“一线城市、名校师生”当老师来吸引家长这一优势,加上1对1赛道本就竞争激烈,机构想要下沉到三四线城市、进一步“圈地”,追求“流量”和“规模经济”,势必要承担“教师收费与家长消费”其中的不匹配差额。

  不过,一些1对1的机构仍然以高营收做宣传?这是为何?赵映明认为各中缘由在于目前被市面上所诟病的“预收费”模式。“1对1机构通常是让家长购买课时包,大部分机构要求家长们最低购买一年课时。所以一些机构宣称自己营收多少,或许就把家长们所交的预付费也算了进去,而没有扣除这些预付费在未来几年需要提供出的服务成本。”

  一位从事1对1教育的行业从业者也告知记者,1对1最为鲜明的劣势是“边际成本高”。

  边际成本是指每一单位新增生产的产品或者购买的产品带来的总成本的增量。比如生产第一台电脑的成本巨大,但是生产第100台电脑的成本就低得多,把这个数据扩大10倍,生产第1000台电脑的成本就更低了。

  对于教育机构来说,招收越多的学生,寻求规模经济,才可能降低服务成本。这或许也是1对1机构难以放弃三四线城市的目标人群的原因。

  赵映明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也谈及了“边际成本”问题,他认为,互联网的优势在于边际成本低,“花5000元录课,每个孩子只需要花费5元,1000个孩子成本就回来了;做大班课5000元,每个孩子花费50元,100个孩子成本也就回来了。赵映明认为这是互联网能做的事情,也体现了互联网在助推教育均衡方面发挥的作用。

  但互联网的这一优势却没有体现在线上1对1教育方面,赵映明解释,“1对1体现的而不是规模教育而是个性化的服务,1对1未来的发展一定不是规模化,一定是高端化、个性化的方向。而且1对1模式下的大部分机构都在花未来的钱、提供现在的服务,说到底是在透支。”

  赵映明得出结论,“1对1模式本身成本就不是很‘经济’。”

  1对1模式将迎来品牌机构竞争阶段?家长权益仍难获保障

  一位业内从业者刘诚(化名)告诉未来网记者,学霸1对1的事件其实还是个例,尽管1对1模式有其劣势,但是优势也很明显,只要家长们还愿意为自己的孩子定制“个性化”的教育服务,那么1对1就仍旧有市场。

  不过刘诚也谈到,随着国办此前“不得一次收超三个月费用”禁令的下发,那些依靠“预付费”模式生存的1对1赛道小机构或许会越来越艰难,未来在1对1赛道上,势必是“身价雄厚”的大品牌机构不断竞争的局面。

  栗浩洋同样建议家长在选择教育品牌的时候要“选择行业头部品牌”来降低风险,他给出了5个标准,企业的融资金额、行业获奖数量、创始团队的背景和资历、投资股东的品牌和实力以及是否有线下学校。

  即便满足这些条件,栗浩洋仍然表示这些并非确定保障。另外,他还劝告家长,坚决不要使用无卡分期。栗浩洋认为,对于教育公司、家长和贷款公司来说使用无卡分期都风险巨大。

  “第一,家长一次性签约两三万但是只是分18个月付费,中途停止付费的可能性非常大,会遭到贷款机构的强制追缴和带来信用违约导致一系列后果;第二,家长停缴费用之后,贷款机构同时会向教育机构追讨之前的贷款,造成融资金额不足的教育机构的资金链断裂;第三,家长机构不能支付工资、员工流失、家长更多停缴也会造成小贷公司资金断流,导致三层踩踏。”栗浩洋说。

  教育培训机构预付费产生的问题已经多次被媒体曝出,而对于学霸1对1事件中再次出现多位家长分期付费退款难的现象,此前未来网记者就曾采访专家探讨“预付费退款难问题如何解决以及如何监管”的问题。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夏学民给出建议,他认为应当设立校外培训机构质量保障基金,要求所有培训机构上交一笔资金,专款专户,由教育部门监管,一旦发生纠纷,可从该基金中应急支出赔偿金,先行赔付学生。另外,禁止学生培训费直接一次性到达培训机构账户。夏学民进一步举例,应在两者之间设立类似支付宝网购付款方式的“缓冲资金池”,以三个月培训费为单位逐一到账,发现教学质量打折或产生纠纷矛盾,可及时冻结资金。

  不过这样一来,依靠“预付费”模式的1对1教育机构又该如何“花明天的钱、提供今天的服务”呢?这个问题也许只能等待市场回答了。

编辑:瞿凯侠

推荐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