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过班”明令禁止仍难杜绝 律师:违法成本低维权周期长是主因

2018-10-08 22:23:09未来网

  未来网北京10月8日电(记者 张冰清)“考研的政治和京考、国考里的《行政职业能力测验》和《申论》里面的很多知识都是相通的。其实完全可以一起报名,我们这个是保过的。考不过可以复读,我们这边不收任何费用。”北京某培训机构的老师向记者介绍到。

  十月因为进入到了国家研究生考试、国考以及一系列行业等级考试的复习冲刺阶段,被很多考生称为黄金复习冲刺月。

  “保证通过,过后付款,不过明年可以继续,不收费用。”未来网记者以参加2020年考研为由,也咨询了多位培训机构工作人员。

  明令禁止仍难杜绝 纠纷维权周期长收益低

  记者了解到,不仅考研的保过班生态如此,艺考培训、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雅思托福、教师资格证考试等等,甚至高考,均有所谓“保过班”。

某公考机构的保过班

  今年6月,据《法制日报》报道,高考成绩公布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30多位家长因为轻信一家教育机构保过一本线的宣传,他们花费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不等,将孩子送去教育机构,但结果是孩子的高考分数不但没有上一本线,还大大低于家长的预期。

  有媒体报道,北京一艺考培训机构宣称:“5万元保证通过本科,19万元保证通过重点本科,29万元保证录取5大知名艺校,并承诺未通过退还全额培训费用”。

  事实上,表演艺考的报录比已近400选一,且每年都会有已经出道的“童星”与普通考生竞争仅有的名额。不难想见家长与考生心中的焦虑——而这,又促使一些培训机构年年打出“保过”的幌子,让人买个心安。

  实际上,这种保过承诺违反了我国《广告法》。京师律师事务所的钟兰安律师向未来网记者解释,据《广告法》第24条规定,教育、培训类广告不得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不得明示或者暗示有相关考试机构或者其工作人员、考试命题人员参与教育、培训;不得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

  有律师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培训机构号称认识的“老师”真有手段帮学生“保过”,那么意味着行贿行为的发生,这类腐败有可能被查处;相反,如果机构并没有手段“保过”,又涉及到合同诈骗行为。从这种意义上说,此协议无论真假,对于消费者而言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此前上海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等高校都曾查处过艺考腐败案件。

  此外因保过班没有“保过”而产生的纠纷也并不少见。记者了解到,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统计,在2014、2015年两年内涉及“保过班”的75件案件中,但约有六成案件的诉讼请求未能获得支持或仅支持了部分。

  而梳理原因,多是消费者未能充分履行合同、不能有效举证、未仔细阅读合同条款所致。如考生缺课,或协议上保过范围有七所院校但考生只报考了其中四所,都有可能成为诉讼中的不利因素。也就是说,签了“保过”协议后落榜的考生常常并不能找到维权的依据。

  据北京晨报报道,法考生小丽在网上看到了一则“保过班”的宣传广告,不惜花费48000元与北京某培训机构签订了《“精品VIP”高端课程保过协议》,合同约定小丽接受该培训机构两个月的封闭式全天候培训课程,并承诺如果小丽未通过当年法考国家统一合格分数线,则可以享受同等培训条件下第二年免费培训一次。

  第二年继续备考时,该培训机构又与小丽签订了一份《复读培训协议》,合同明确约定,此次免费培训是指免除该生因培训所产生的所有课时费,但是因培训所产生额外的书本费、场地费、住宿费、伙食费等均不免除。小丽接到收费通知才意识到被骗,遂将该培训机构诉至法院,要求对方按同等条件免费让其复读一年。

  庭审中,小丽表示其在签订保过协议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关于“免费培训”的具体条款,只是凭借字面意思理解为只要第一年没通过法考,则可以免除全部费用复读一年。

  法院经审理认为,该培训机构与小丽签订的协议中,明确释明“免费培训”条款,不属于显失公平的格式条款,而小丽在签订协议时未知悉协议的全部内容,自身存在过错,最终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对此,钟兰安律师也表示,消费者虽然可以以商家欺诈要求解除合同,赔偿损失。但维权面临周期长,收益低,风险高等问题,所以维权成功的可能性不会很大。

  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指出:“这类所谓的保过协议,它的合法性或者说有效性,最主要是看双方的主体是否合法。比如说对于考生家长或者考生来说,你的主体地位是很清楚的,是一个付款的人,接受服务的人。而对于签约的对方,所谓的艺考机构,还要明确它是否是合法成立的,并且是有效存续的,它的经营范围是否也是比较合理的,并且是在合同范围之内完全相互覆盖的。另外,你支付了相关费用以后,需要对方做什么事,他是否做到,而且这件事一定要合理合法。”

  屡禁屡犯究竟为何呢?违法成本低是主要原因。

  钟兰安向记者表示,我国《广告法》第五十八条对于此类违法广告规定了非常明确的处罚:“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处广告费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十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并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

  钟兰安特别指出,在现实中,由于违法广告数量太多,工商行政部门执法力量不足,造成大量的违法广告没有受到相应的行政处罚,这也形成了违法广告居高不下的恶性循环。

  因此,钟兰安建议,相关企业应加强企业社会责任建议,提高法治意识,做到依法经营,以合法的方式参与市场竞争;呼吁相关的工商行政部门加大对违法广告的打击力度,建立违法广告“黑名单”制度,让违法企业感受到法律的威力。

  面对所谓的“保过班”的噱头,钟兰安建议学生和家长,“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学生和家长首先对于‘保过’这个词不要过于轻信,因为它毕竟只是商家宣传的一种噱头,过和不过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对于这种保过班的付费,因为一般来讲培训时间会比较长,付费的金额也比较大,所以建议家长和考生根据自己的情况去选择,或者说选择分期付费,不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保过班上。”

编辑:未来网新闻侯智

推荐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